拉比To

权限不够无法显示

[海贼]北海有鱼19

19【能力】

  鲛又在伟大航道兜了一圈,顺便去龙那里喝了茶,准备回来时小船折了一个方向,朝着北海驶去。

  时隔十年,她回来了。

  重新踏上龟岛,鲛的心里并没有愤恨和痛苦,只是熟悉,只有怀念。

  鲛先来到露玖那个小屋,意外地发现窗台的扶桑花开得热烈,而且房子外围也没有积尘,似乎它的主人仍然住在这里。

  鲛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向那里,绕过没有作物的菜地,来到红色的门前。

  这里的钥匙她一直还留着。

  推开门,并没有新主人的存在,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家具的摆放依旧,摆钟在不紧不慢地运作,房子的内部也被收拾得井井有条。

  鲛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沙发,然后坐下,脱了鞋把脚抬上去,整个人蜷缩着窝在沙发上。

  “…鲛?”不知道窝了多久,鲛听见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还是那么的熟悉啊。“克莱尔,好久不见。”

  克莱尔有些惊喜,小姑娘一走就没有回来这一点在当年让她很是担心。

  “你长大了啊,鲛。”

  “嗯。”

※※※

  鲛在龟岛呆了几周,刚和岛民们重新熟悉了起来,却又要走了。

  “又要走了吗?”克莱尔站在码头看着在小船上站着的鲛,旁边是当初救下鲛的年轻人卫门•可可尼。

  克莱尔和可可尼已经修成正果。

  “是啊,得回去看艾斯呢!”

  “艾斯他……”

  “他很好哦,健健康康地成长了,现在已经10岁了!”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呐呐,等我下次再来,一定要告诉我你们的故事啊!~”鲛启航,目光不断在克莱尔和可可尼之间游移。

  可可尼在一旁笑得腼腆,而克莱尔脸色爆红:“你……小孩子不要太早熟了!”

  “是啦是啦~”鲛坏笑着,“最近谁跟我说我已经长大了来着?”

  鲛的小船驶出去好远,还看得到码头的那两个小黑点。

  回到风车村,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停泊在那里的香克斯的船。

  走近玛琪诺的酒馆,意外地没有听到路飞吵吵嚷嚷的声音,再走近,竟然听到了哭声。路飞?鲛心里一沉,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鲛疑惑地打开门,路飞趴在吧台哭得不能自已,香克斯按着他的头手忙脚乱地在安慰他。

  “怎么回事?路酱,香克斯欺负你了?”鲛走前去,边挑眉边问道。

  香克斯笑着转头刚想说什么,就被哽咽着的路飞说的断断续续的话打断了:“呜……姐……香克斯……我……手……呜哇啊啊啊——!!!”

  鲛一头雾水,从头到尾扫视了路飞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又偏过头看向香克斯,这才发觉他左肩的血渍。

  鲛皱皱眉:“香克斯?”

  在香克斯简短的叙述后,鲛脸色完全黑了下来,她沉默着转身往外面走。

  香克斯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叫住她:“鲛,你要去哪里?”

  “没事,等我一下,我取个东西哄一下路飞。”

  众人没有拦着,只是看着她走出去。

  “……没事吧?”有人忍不住出声。

  “大概是去拿什么玩具过来了吧。”所有人的内心都这么想着。

  鲛确实很快就回来了,然而她手上抓着的并不是什么玩具,而是香克斯的断臂。

  不知道她闹得哪一出,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连香克斯都愣住了,只剩下路飞仍旧在一旁大哭。

  “还好时间赶得上。”鲛这么说着,向香克斯和路飞走过去,“香克斯,把上衣脱了。路飞,抬起头来。”

  香克斯不明就里,也就顺着鲛的话把上衣脱下来,右臂的伤口非常狰狞,因为忙着安慰路飞没有包扎而还在流血。路飞抬起头就看到那个伤口,顿时眼泪更加流得凶猛。

  “不准哭!”鲛低喝一声,第一次被姐姐如此对待的路飞吓得真的止住了哭声,只是泪水还在不断地流。

  “看着我。”鲛的声音放缓,“香克斯,先不要动。”

  所有人都看着鲛,只见她左手拿起已经被撕去残衣的手臂,接在香克斯的右肩上,抬起的右手是捻着什么的姿势。

  下一秒,她的右手上显现出一根针,同时她的右手飞快地动起来,好像有根细线随之飞舞,闪闪发光。那个画面很玄幻,很奇妙。

  所有人都仿佛屏住了呼吸,第一接触者香克斯瞪大了双眼。

  “好了。”鲛收回手。

  大家还沉浸在那个美丽的画面里。

  “感觉怎么样,应该缝合得很完美。”鲛看着香克斯询问道。

  香克斯不可置信地握了握右拳,嘴里回答着:“有、有点麻?”

  “哦,那是正常的,毕竟才刚接上。”

  周围的海贼们此刻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个个目瞪口呆,最近距离观察者路飞直接一副傻掉了的样子。

  “恶魔果实?”香克斯眨了眨眼问道。

  “才不是呢!这是我的能力哟。”鲛说起来有些得意,眼神熠熠生辉,“放心,我检查过了,你的手很奇迹地没有碰到胃酸,所以没有被腐蚀。而且我可是把细胞完美缝合了,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真是好用的能力。”香克斯由衷地评价了一句,又转转自己的胳膊,“好像没有断过一样,好神奇。”

  “真棒!”最后他这样感叹道。

  鲛被夸得心情很好,伸手蹂躏了一下路飞的脑袋:“怎么样,路酱,还哭吗?”

  路飞回过神来,看向鲛的眼神简直不能再崇拜。

  “你眼睛怎么了?”鲛看到路飞左眼的伤疤,不由地皱了皱眉。

  “呃…嗝!”路飞被吓了一下,突然开始打起嗝来,然后伴随着嗝吞吞吐吐地讲述了伤疤的由来以及整个事情地经过,顺便还十分诚实地交代了不小心吞了恶魔果实的事情。

  其实所有事情都可以看作是一系列连串起来的事来的。路飞为了上香克斯的船而想要表示自己的勇敢,于是在红发海贼团众人面前自己动手在左眼下划了一道口子,结果他不仅自己疼得叫的吚吚呀呀,还把大家伙儿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后来,香克斯等人借口为路飞的勇敢在玛琪诺的酒馆喝酒开趴的时候,遭遇一群不是达旦那伙人的山贼下山买酒,然而酒全部被海贼包了,结果领头的男性山贼就怒了,还把酒从香克斯的头上泼了下去。

  本来以为会发生一场海贼VS山贼的撕逼大战,没想到香克斯不甚在意,结果就是路飞少年认为自己最最崇敬的香克斯居然被人家侮辱了不可原谅,当即化怒火为食欲,结果吃完后发现吃错东西了,吃的是香克斯等人带回来的一个恶魔果实——橡胶果实。

  恶魔果实拥有神奇的力量,但会让能力者碰到海水就全身无力。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尽管香克斯当机立断抓起路飞的脚把他倒吊起来甩了两下天真地想要让他吐出来,但路飞什么都都没吐出来,反而脖子还拉长了。

  等香克斯等人出海后,山贼再次找来,并当着脑残粉路飞的面狠狠嘲讽了香克斯一顿,然后脑残粉忍不住反驳了一句,于是小心眼的山贼头子就把他抓到街上揍了一顿并将路飞的头踩在脚下。村长赶来救场,老人家连下跪求饶都用上了,然并卵。

  最终还是香克斯出场英雄救美……不是,以海贼的王八(霸)之气威吓了那群山贼,却没想到被山贼头子逃到了海上,附带一个人质路飞。

  山贼头子不愧为典型的反派人设,一脚就把同在小船上的路飞给踹了下去。

  大家都知道,吃了恶魔果实的小路飞在海里任他怎么扑腾都是会沉下去的,而这是好死不死突然冒出一个巨大的海兽张口就要把路飞吃掉。

  还是香克斯救了路飞,代价是他的左手。

  然后回去以后路飞只是大哭,直到鲛的到来。

  鲛听完静默了两秒,在路飞以为她生气了想做点什么的时候,她拍了拍他的肩,慢慢道:“为了证明么……其实不必这样做的……算了,伤疤是男人的荣誉,只是下次不要再干自残的蠢事了!”

  路飞使劲点头,信誓旦旦地作保证。

  “橡胶果实的话……既然吃了也没办法了,就好好利用它吧,唯一的坏处是会变成旱鸭子,不过对于路酱你这个本身就是旱鸭子而且还是打死都学不会游泳的旱鸭子来说,根本不是事儿!谁说不会游泳就不能出海的!”

  ——这段话被路飞牢牢记住并且奉为了真理。

  #谁说不会游泳就不能当海贼的小心旱鸭子打死你啊#
  这是发生在卡普“托孤”之前的事情,之后,路飞同艾斯一起,被寄养在了山贼一家那里,不过鲛在路飞上山之后并没有跟去,而是悲催的被卡普赶去做任务了。

  鲛简直想把爷爷套麻袋打一顿,然而这只能想一想罢了。不过,既然不能套麻袋打爷爷,那么另一个就……

  鲛看着眼前蜷缩在地上的山贼头子,笑得一脸鬼畜。

  她幽幽开口道:“说吧,你是想要下半身不能自理呢——还是下半生无法自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