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To

权限不够无法显示

[海贼]北海有鱼32

32【端倪】

  “我已经摸清楚位置了。”

  依旧是那家餐馆,依旧包了个房间,鲛和拉米大快朵颐的同时讨论着这些天的收获。

  “我这边的进展不是很好。”拉米看上去有些挫败,“那些人都不开口。”

  她以自家弟弟贪玩不见为借口询问普通民众是否有看到,从而旁敲侧击他们对于孩子失踪的看法,结果这些人一意识到这个问题就避而不谈。

  “他们在畏惧着什么。”

  鲛和拉米不得不把心眼打在国王身上。蹲点多天,鲛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又是一个深夜,国王挺着啤酒肚窝在王座上,抬头看着窗外的月亮。

  这边的国王正在45度角凹着造型,那边理事大臣准时在分针和秒针同时指向12,时针跳向9的时候赶来。

  房梁上的鲛在一边咋舌:啧,这强迫症。

  “陛下。”理事大臣向国王行了个礼。

  一丝不苟的国王闻声优雅又不失威严地转过头,下巴微抬,半阖着眼睛,眼神十分忧郁。

  啊……当然,以上旁白是国王心中的理想状态。而在波特卡斯•D•正常人•鲛的眼中,又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皇冠稳稳地犹如粘在国王地中海的分界线上,在听到理事大臣声音的时候国王将头稍稍低下,同时缓缓转过身,肥胖的身躯感觉像卡在了王座上一样僵硬地旋转,然后死鱼眼地盯着正90度鞠躬的理事大臣的发旋,一脸阴霾。

  鲛除了在第一次蹲点的时候被国王的矫揉造作“惊艳”了一下,这么多天下来早就见怪不怪了。

  这傻逼国王一看就是表现型人格的中二患者,你说换个皮相好一点身材又不错的来做这一系列动作吧,也没什么,说不定还别有一番美感,毕竟颜即正义嘛。

  但是就国王这样一副尊容,也不是故意诋毁,是真的会伤害到别人的眼睛和心灵的。

  俗话说得好,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鲛深深觉得辣眼睛,还是忍着发麻的头皮继续“欣赏”底下那两人的表演。

  她真的很佩服理事大臣,这一位显然也是戏精级别的,对于国王的犯病十年如一日地视而不见。

  理事大臣行完礼,开始日常地报备国家事务。

  鲛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正常的事情要安排在差不多该洗洗睡了的时间来做,两人的交流也非常正常,日常的事务也是正常的。

  这就很不正常了。

  “陛下,一切准备就绪。”突然,鲛听到了与往常不一样的结尾。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回终于有料了。

  国王微微颔首:“嗯。像往常那样办吧。”

  “陛下……上次臣跟您提到过的,是不是该考虑一下……?”

  “唔……国库吃紧么……”国王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嫌恶,“打压一下你手下的人,他们干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向「那个人」提高价位吧,就说资源不太够……总之你能够处理。”

  “是。”

  那个人?鲛挑了挑眉,果然国王正在和人进行一些不正当的「交易」。

  鲛眼神暗了下来,撇下还执着于「高贵优雅」的国王,不动声色地尾随理事大臣而去。

  理事大臣面色如常地出了皇宫之后,径直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鲛保持一定的距离跟着,只见理事大臣走着走着突然就换了个方向,先是去一家街边店买了份宵夜边走边吃着,然后就散步一样好似漫无目的地乱逛。

  鲛吃了一个手里的一串鱼丸,小样,就你会吃宵夜吗?

  理事大臣还算谨慎,左拐右拐上拐下拐绕来绕去终于转到了一个地方。

  他装作很随意地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鲛发动「绝」,舒缓了一下呼吸直至好像没有了呼吸,缓慢无声地走进阴影之中,使自己与黑暗融为一体。

  夜色中不见了她的身影。

  她进入状态非常快,只差了理事大臣几秒钟就跟着进去了,没有谁发现她。

  屋内陈设很简陋,一个墨镜黑西装立在桌前,显然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一看见理事大臣,墨镜黑西装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子。

  “久等了。”理事大臣一脸微笑。

  墨镜黑西装没有说话,墨镜后的眼睛就这么盯着理事大臣。

  “我们来谈谈这次这批货吧。”

  如果真的跟她想的那样,那她为这个国家的国民感到悲哀。

评论

热度(5)